新闻中心

走进中南海的神秘企业

发布日期:2024-04-01 点击:185

最近,李强总理在北京主持召开平台企业座谈会,邀请了14家企业。家神秘企业,走进了高层的视线。其中9家是大厂,即使我不点名,想必诸位都能倒背如流。至于其它的5家——海智在线、徐工汉云、欧冶云商、航天云网、卡奥斯,估计一般人就会有那么点陌生感了,更不知道它们是做什么的?

能与大厂平起平坐,还被请进中南海,便说明没那么简单。它们到底如何重要?它们的发展,又对国家有怎样的影响?这五家企业,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产业互联网平台。

马化腾说过:互联网的上半场是消费互联网,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。消费互联网,顾名思义,是直接面向广大网友、为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需求和服务的。现在大家熟知的那些大厂,基本是做消费互联网起家的。对于现代人来说,可以少吃一顿饭,少喝一口水,但不能容忍断网一分一秒。如果说消费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,那产业互联网则改变了我们的生产方式。

作为数字产业化的重要一环,产业互联网通过互联互通的方式,能够对各个垂直产业的产业链和内部的价值链进行重塑和改造,用包括数字化和智能化在内的新的生产力,最终改造商业社会。

产业互联网,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基石。

产业互联网近年被国家愈发重视,也得到多项政策支持。三年前,发改委与网信办就明确提出“构建多层联动的产业互联网平台”;“十四五智能制造发展规划”中也强调了“持续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”;去年,工信部在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工作计划中提到要“鼓励大型企业打造符合中小企业特点的数字化平台,开展数字化服务”。

今年6月27日,胡润研究院发布《2023胡润中国产业互联网30强》,列出了各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产业互联网企业。胡润把产业互联网分为制造类、管理类与交易类三个类别。

这三类可以涵盖一个企业从原料采购,到生产制造,再到业务管理,最后把产品销售出去的全部流程。制造平台赋能企业的生产、制造环节,数字业务管理系统则为企业的运营与治理提供了发力点,交易类平台落在最终端的销售环节,但同时也链接了生产最开始——采购原材料的环节。这就像圆形的跑道一样,实际上是一个起点—终点—起点,相互咬合与促进的过程。

这次上了邀请函的“召见”的卡奥斯、航天云网、徐工汉云、欧冶云商,也都进入了胡润的榜单。下面我就分别讲讲它们有多牛。

【卡奥斯COSMOPlat】

卡奥斯是一家民族品牌“海尔”孵化出来的本土公司。2017年4月“卡奥斯”创立于山东青岛,2018年主导制定ISO国际标准,2019年主导制定IEC国际标准,2020年荣获中国工业领域最高奖项,2021年被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评为“中国数字经济产业示范样本”,2022年被科技部评为“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”。

截至目前,全球累计发布132座灯塔工厂,位于中国的有50座。其中,卡奥斯COSMOPlat赋能7座,并成功点亮空调、冰箱、洗衣机、热水器及智能控制器等细分行业首座灯塔工厂,成为中国赋能灯塔工厂最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。别看“卡奥斯”的靠山是家电巨头海尔集团,却早已超越了家电行业。“卡奥斯”强大的跨界复制能力,已经孕育出化工、能源、电子、汽车制造等15个行业生态。

卡奥斯COSMOPlat与奇瑞集团共建行业首个大规模定制工业互联网平台——海行云。在“海行云”的赋能下,奇瑞智联超级工厂实现用户全流程参与汽车智能推荐、定制下单到柔性组装、直连交付,生产效率提升10%,预计年产值达380亿元。

【航天云网INDICS】

航天云网的“爸爸”是央企“中国航天科工集团”,后者被《人民日报》认定为“中国第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”。航天云网总经理柴旭东曾说过,”首先,多品种、小批量是航天科工生产装备产品的典型特征,因此,对智能制造、柔性制造有先天需求;第二,航天本身是一个工业体系,航天产品高端复杂产品的制造是大协作、大配套,会涉及上千家企业;第三,航天工业要打造开放的工业体系,要更好的军民融合,更优的开展专业能力的布局。”

2021年3月,航天云网公司成功完成新一轮融资,募集资金共计26.32亿元,创国内工业互联网领域单笔融资额最高纪录。本轮融资由工银投资、招商局资本、深创投等机构领投,成功引入17家投资机构。截至2022年5月,航天云网公司累计获得专利授权200项、软件著作权805项、有效发明专利65项;参与制定国家标准28项;取得各类关键行业资质75项。全级次培育形成1家国家级“专精特新”小巨人企业、2家省级“专精特新”小巨人企业和3家省级“专精特新”中小企业。

【徐工汉云】

“徐工汉云”出自世界500强企业“徐工集团”,拥有明显的钢铁机械基因。徐工汉云践行人才强企战略,合作院士2人,员工500余人,其中博士、硕士研究生占比超40%,在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天津、苏州、杭州、重庆、深圳、佛山、徐州等地设立研发中心和分支机构。目前公司已积累工业互联网发明专利、软件著作权、软件产品证书300余项,主导参与了工业互联网近10项国家级标准制定,主导6个国家级重大项目建设,获得省部级、行业级的重磅奖项近150项。

2022年,徐工汉云成功入选Gartner《Magic Quadrant: Enterprise Industrial IoT Platform,2022》,充分展示出中国工业互联网品牌的创新势能。

2023年,徐工汉云顺利通过全球软件领域CMMI五级(CMMI5)认证,并荣获CMMI5级评估证书,标志着徐工汉云在软件能力成熟度、软件研发能力、服务交付及项目管理等方面达到国际领先水平,全面领跑行业。

【欧冶云商】

欧冶云商在宝武钢铁集团的全力支持下,发展成了中国最大最专业的钢铁生态服务平台,被誉为“钢铁行业的阿里巴巴”。欧冶云商其实上过热搜。“人均创收超1亿”的噱头,让很多网友开始关注欧冶云商。2022年11月,欧冶云商股份有限公司向证监会提交了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。根据招股书,有人算出,2021年欧冶云商人均创收11209.62万元。

看到这里,估计大家都能理解国务院的良苦用心。在“数实融合”的当下,产业互联网平台的重要性已经不亚于消费互联网平台。工业互联网已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共同选择,美国、德国、日本分别成立工业互联网联盟、工业4.0委员会、工业价值链促进会,并分别提出先进制造业领导战略、工业4.0战略、互联工业战略。自2018年以来,工业互联网已连续六年写入工作报告,可见国家层面对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重视程度。这次座谈会的目的就是要要赋能实体经济发展,通过优化发展消费互联网平台进一步激发内需潜力,通过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有效带动中小企业联动创新。

挑战亦有之。

虽然政府部门、金融机构、科技巨头都力挺工业互联网,但很多中小企业主却感觉用不上、用不起、用不好平台服务。自媒体“5G产业时代”在全国调研时,发现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现象:

一家营收超过百亿的传统企业,自动化已经走在前列,但谈及工业互联网,其相关负责人却坦言并未过多了解;一家营收2亿元的机械设备厂商,声称已经在信息化上做了很多事情,甚至自主研发了MES系统,还准备卖给同行。一些原本研究工业互联网的从业者,在碰过壁、吃过亏之后,转而唱衰或者变得悲观。

比起可以看得见的自动化改造,看不见的工业互联网多少有些缥缈。国内很多公司,都是家族企业,其创始人和管理层不一定能理解工业互联网的复杂逻辑。“土老板们”喜欢随大流,不想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每当科技巨头上门兜售互联网平台服务时,他们就会发出质疑, “同行都没搞,我们为什么要上” ,“我们是小门小户,没有试错的成本”、“你们这个平台设计得太复杂了,我们的员工根本看不懂”……就算迈出了这一步,也会遇到下一个问题——“投入和产出严重不成正比”。

中国制造业基本靠代工起家,在“微笑曲线”中处于最底端,活最脏最累,利润却很薄,这些年,原材料价格上涨、人力成本飙升、供应链经常出现故障,让制造业的这一困境更为凸显。

大部分企业主恨不得停产关门,根本没有多余的资金用于数字化改造,一个上千元的网关都觉得贵,更别说动辄百万、千万的信息化系统。

而且,现在打着“工业互联网平台”旗号出来忽悠人的骗子也不少。很多公司买了各种各样的系统,招了一帮人,可能今年用这个,明年觉得不合适又换一个,从A品牌换到B品牌再换到C品牌,最后发现几个平台都不好用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著名通信专家邬贺铨表示,往往很多企业买了一些软件、买了一些东西,后来发现没什么效果,因此就打退堂鼓了,这实际上不可能发挥工业互联网的效率。而那些选对了靠谱平台的企业主,就高枕无忧了吗?

坏消息是,如果企业中层和基层员工没有认真学习平台使用方法,照样是死路一条。

美的集团总裁方洪波说过:数字化不是某一个部门的事,也不是某一个人的事,它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是企业每一个业务单元,每一个人都要参与,这样美的未来才能真正意义上完全靠数据来驱动。既然是全体员工参与的行为,其中牵扯的问题就更为复杂,实际上,在工业互联网的推进过程中,人的问题确实很棘手。有些企业的技术人员总有一种莫名的焦虑,害怕被工业互联网平台抢走了自己的饭碗,就暗中使绊子。

另外,个别企业存在一些灰色利益链,不上系统时,可以进行“黑箱操作”,因为数字化就意味着透明化,在某种程度上是触犯了部分人的利益,所以即便上了系统,也会去老板那里“告黑状”。

不过相信,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而且这几家看似“小透明”的平台企业互联网平台,参与这场重磅的座谈会,信号已再清晰不过。很多东西,需要时间,也需要一个过程。就像过去我们能克服千难万险,以西方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建立全球最庞大的工业体系。

不要质疑国家的决心,更不要质疑企业的信心。